再见,斯内德!再见,荷兰黄金一代!体育

2018-09-07

北京时间今日凌晨,在荷兰2比1逆转秘鲁的一场友谊赛中,韦斯利·斯内德身披橙衫最后一次亮相,迎来了自己的国家队告别战。

和秘鲁的友谊赛,是韦斯利·斯内德第134次、也是他最后一次代表荷兰国家队出场。15年弹指一挥间,在罗本、范佩西先后引退之后,斯内德也到了告别时候。

  

  有意思的是,“三棍侠”正好分别出道于荷甲三大传统豪门埃因霍温、费耶诺德和阿贾克斯,此三人的告别也最终宣布了荷兰队一个时代的落幕。据OPTA统计,在斯内德的134场比赛中,和他联袂上阵最多的几位球员分别是范佩西(77场)、库伊特(73)、范德法特(69)、罗本(67),这几人均已退出国家队。

此役21岁的弗兰基·德容替补登场,完成国家队首秀,正好象征了一次新老交接的仪式。这位阿贾克斯中场小将在上场的45分钟内触球39次,21次传球成功率100%,他还助攻了德佩扳平比分。

  

  斯内德虽然没能收获进球,但此役表现也不俗,他上场61分钟5次过人全部成功,传球成功率高达86%,第54分钟他在反击中传出一记漂亮的直塞球,可惜沃梅尔单刀将球打偏。

实际上,今年3月斯内德就已经宣布退出荷兰国家队,他在今年冬窗离开尼斯,加盟了卡塔尔的加拉法俱乐部,当时主帅科曼一度想劝说斯内德继续为国效力,但斯内德心意已决,倒是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加入科曼的教练组,以另一种方式继续。

  

  

  无论如何,在座无虚席的克鲁伊夫竞技场,告别15年激情燃烧的岁月,斯内德情动于衷,他在赛后接受了荷兰足协颁发的荣誉奖项,以及队友和球迷的告别与致敬,随后他和妻儿一起坐到球场中圈临时搭建的“演播室”,电视屏幕上播放了他以前共事过的队友和教练们预先录制的视频,包括罗本、范德法特、库伊特、范加尔、范马尔维克、科曼和穆里尼奥都给他献上了祝福。

  

  

  本场球迷们在看台上展示了一个斯内德的巨幅Tifo,上面是他拍打脑门的庆祝动作。在荷兰足协准备的告别视频里也解释了这个动作的来历:2010年南非世界杯1/4决赛对巴西,第68分钟罗本右路罚角球,库伊特门前摆渡,身高1.70米的斯内德头球破门,荷兰反超比分,他拍着脑袋一路狂奔庆祝,正是凭借这个进球荷兰淘汰了巴西,并杀入后来的决赛。

  

  

  赛后斯内德说:“这是我第一次头球破门!这个球在我的秃顶上一蹭,就这么进了!我认为这事不会再发生第二次!”淘汰巴西也许是斯内德球员生涯最美好的回忆之一,这后来也成了斯内德的一个标志性庆祝动作,也是为什么视频的末尾大家都模仿这个动作。

看着那感动的一幕幕,斯内德接过话筒动情地说道:“这是一个特别的夜晚,我享受这里的每一秒钟。幸运地,我们赢下了比赛。能打进扳平的进球已经很美妙,但最后反败为胜使一切变得完美。这是一场美妙的比赛。”本场荷兰队一度0比1落后,但德佩的梅开二度,使橙衣军团最终主场收获胜利。

  

  斯内德说:“我能感觉到,结束了,一切都结束了,我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。这是我穿着荷兰队的橙色球衣在这座球场的最后一场比赛。我常常是大嘴巴,但这次对我来说真的有点特别,我在国家队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,特别是那次打进大赛决赛的过程和方式(2010年世界杯),我会非常怀念的。”

  

  目前荷兰国家队青黄不接,正处于一段低迷时期,斯内德希望球迷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球队,他也许诺“下届大赛”他会和球迷一起为国家队加油,“我向你们承诺,下一届大赛我会站到你们中间,然后我们一起享受这些小伙子们的表现。请支持橙衣军团,我们非常需要你们。”

近日,接受荷兰《AD报》采访,目前效力卡塔尔艾加拉法的34岁老将回顾了他国家队生涯的主要片断。

  

  “那时候,在家里,我们从来都没条件看比赛。不过,当国家队打比赛时,我们会去到街上。我们跟所有的邻居们坐到一起,观看欧洲杯或世界杯。是的,那些夏天是我青少年时代最美丽的夏天。我明白了国家队对整个国家是何等重要。”

“跟保罗·博斯维尔特一起,我也无缘2003年欧洲杯附加赛对苏格兰的首回合比赛。我记得我俩进了更衣室,想祝球队好运气,但(主教练)迪克·艾德沃卡特把我们赶了出去。我们会让球队分心,我们不属于那个环境。我的缺席不算是意外。几个月前我才首次在国家队登场,我当时年仅19岁,我只是去凑数。第一次到(荷兰国家队训练基地)惠斯德尔顿酒店,我非常紧张。吃晚饭时,我安静地坐在桌旁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过了一会儿,弗兰克·德波尔对我说:‘韦斯利,抬起你的头,否则我要生你的气了。’所有人都笑了。

  

  年轻的斯内德。

“打完对苏格兰的首回合比赛,当我们在机场时,范德萨走近我说:‘我们敢打这个赌:次回合比赛你肯定上场。’自从那时起,有些东西改变了。我不再感到紧张。我没敢想过我们能6比0取胜。我发出角球,弗兰克·德波尔破门了,那是我的第4次助攻,他笑着跑了过来,接受我的拥抱。伟大的弗兰克·德波尔来跟我庆祝进球!那令人难以忘怀。那一瞬,我的人生永远改变了。”

  

  “所有的大赛,我记忆最少的是2006年世界杯。是的,在纽伦堡对葡萄牙队的那场比赛,出示了那么多张红黄牌。不管那显得多么荒唐,两年前的欧洲杯对我还是更重要。(那届欧洲杯),有一场比赛我打了下半场,另一场比赛我只踢了15分钟,上场时间只比帕特里克·克鲁伊维特多。但尽管如此,那是我的第一届国际大赛。”

“当我们通过我们酒店的窗子向外看时,我们望见一大群橙衣球迷正在通过伯尔尼的一座大桥,向球场走去。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快乐的大篷车队的景象。在欧洲杯和世界杯期间,你与外部世界完全隔绝。你很难看到在街上所发生的事情。但在伯尔尼,我们一直置身其间。当我们抵达球场时,司机故意从球迷们身边开过。我们沉浸在那种氛围中,我们很快乐。

  

  “我觉得,在国家队,我从没像那届欧洲杯(小组赛)对法国队和意大利队时踢得那样好。我知道,人们会永远谈论2010年世界杯,但对我个人而言,2008年欧洲杯是我踢得最好的一届大赛,因为我踢得位置更灵活多变,更为全面。那留下了人生无常的记忆,因为(1/4决赛)对俄罗斯,我们突然被淘汰出局了。我们打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场比赛,可一切都出了错。”

“实际上,我本应该站在禁区线处,等着解围球。可是,由于一个无法解释的原因,我朝朱利奥·塞萨尔把守的球门走去。正是在那里,皮球正好落到我头上:2比1。就好像事先注定了似的。然而,在更衣室里的团结是(对巴西队1/4决赛)那天最重要的部分。上半场,我们对巴西队太过尊重。(中场休息时),我首先发言,其他人也说了话。不知是何时,所有人开始高呼。

  

  “一切都完美,除了一周后卡西利亚斯的手指。在传了球之后,我待在罗本的身后一点点。那个球好像进了。我确信那会是个进球,我感觉到了那一点。直到罗本用双手抱住了头,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我再没回看过那场比赛。那太痛苦了。”

  

  “在南非,等级次序从A到Z都规定好了。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角色,包括替补们。两年后,一切变得非常不同。基本上还是相同的球员,但球队内部的关系却开始改变。从球衣号码的分配,你就能明白事情出了差错。不同的球员都感觉受了伤害。我们沟通了很多,我们尝试着让事情回归正确的道路。但在球队内部,却有着太多的怒气。”

“2013年,我失去了队长袖标,我确实很生气。我需要发泄一下,不仅是因为发生的事情,而是因为它发生的方式。我被指控对爱沙尼亚的比赛之后去了夜店。因此,我破坏了内部规定。但事实不是那样。那天是我妻子的生日,我们去外面共进晚餐。我没有在外面待得太晚,我也没有做出格的事情。当时,我们正在准备对印度尼西亚和中国的友谊赛。

  

  “在事情出了之后,范加尔希望我离队回家。但对我而言,那绝对不是个选项,我继续待在队中。范加尔不是一个我会跟他一起出去度假的人,但我对他的能力非常欣赏。他对待你的方式不是我喜欢的风格,但他在训练和分析上非常出色。动力一直来自我本人,但我得承认那(件事)也起了作用。深深地受着伤,我打了2014年世界杯。”

“15年时间里,我跟荷兰队实际上经历了所有一切。我因此而感到非常自豪。成功,不成功,问题,狂喜,好的阶段,好的瞬间,糟糕的瞬间,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其间。(欧预赛主场)输给冰岛是最低点,因为我们意识到一个时代结束了。那之后,我不应该打世预赛0比4输给法国队那一战,因为我当时刚刚转会尼斯。但(我不去也)不会有不同,因为我们都不在状态。

  

  “我很难理解这一点:最近几年,有些球员轻轻松松地就选择不效力国家队。尤其是在最糟糕的时刻,你需要留下来。为国家队效力不是普普通通的事情,从我在国家队的第一场比赛,一直到最后一战,我都明白这一点。每一次都是特殊的。所有的比赛,我去过的所有地方,都是我自己想要去的。拿任何东西,我都不会换。”

文|朱斯蒂 小中

编辑|德库

阅读延展

1
3